倘深圳不讓空域 第三跑道如同報廢


20141231-acdn-missed_approach

第三跑道復飛航道闖入深圳空域
倘澳門深圳不讓 新跑道違反國際安全標準 如同報廢

環保觸覺及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的研究發現,機管局顧問所提議的新跑道航道安排,與深圳及澳門現有航道有潛在衝突。

若飛機未能於第三條跑道成功降落,而需要復飛,其一復飛航道需要在到達屯門青山 (1913 呎高) 前轉彎,進入深圳及澳門空域,與對方多條現有航道重疊。部份交疊點垂直間距,少於國際民航組織所建議的 1000 英呎。若澳門及深圳機場的航道不作大幅修改,第三條跑道將因復飛航道需改向南邊,令效率大打折扣,等同報廢。

現時本港兩條跑道無論是進場、離場或復飛航道,都只使用本地空域。環保觸覺及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發現,雖然機管局顧問「NATS」建議的第三條跑道將用作降落,但其航道皆抵觸珠海終端管制區(Terminal Control Area, TMA)的深圳空域 。

第三條跑道其中兩條復飛航道,又會與一條屬澳門機場進場的航道,以及數條深圳機場進離場航道重疊。部份重疊點之垂直間距,少於國際民航組織建議的 1000 英呎。換言之,興建第三條跑道不只是香港單方面可以落實,更需要澳門機場及深圳機場讓出空域,才可以在符合國際民航組織的標準下,讓航機使用第三條跑道。倘若澳門及深圳不願讓出空域,復飛航道將需要改成與跑道平行或向南飛。由於國際民航組織對復飛航道與另一平行跑道的離場航道,有「最少夾角30度規定」; 新跑道有機會因未有足夠空域維持復飛程序,而令整個機場島跑道未能獨立運作。此舉將令新跑道效率大打折扣,等同將第三條跑道報廢。

機管局明知顧問以「北面航道(North Circuit) 能全面使用,給予作升降及復飛」作為第三條跑道的升降估算前設,卻刻意淡化如未能實行時的效率下降風險。機管局明顯知情,亦明白非常難解決,但一直不肯與民航處公佈與珠三角機場的空域協議。此舉令人質疑第三條跑道成為「騙局」,最終沒法提高香港機場升降數量至預期效果。而機管局只設法令項目上馬。七年後到底飛機能否安全並有效升降,看來不在考慮之列。

不幸的是,深圳同樣正規劃自己的第三條跑道,要求深圳讓出部份空域可謂緣木求魚。我們相信,香港特區政府內部也明白空域問題難以處理,但竟然打算「邊興建邊商討」,是完全不負責任,並將二千億公帑或香港政府信用額作賭注。若政府及機管局繼續推展第三條跑道,是製造「千億大騙局」。

我們鄭重要求,特區政府必須公開三地機場空域協調相關協議,及讓新跑道有效運作的航道安排與其推行的時間表及路線圖,否則應擱置第三條跑道計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