拒絕新跑道 是要守護香港 - 發起人感言


從小,我便與鐵烏結下不解之緣。

小時候的住處,便是住在彩雲邨的最高點;窗外的景致,就是一架架飛機緩緩地消失在一堆高樓大廈中,然後在跑道的末端重新出現。我還記得,夕陽伴隨著飛機降落的場景,是何等的美麗。

父親第一份長工,便是在飛機工程公司工作。因緣際遇,他隨後到一本地航空公司開荒,而我亦見證著那一家航空公司生意蒸蒸日上。亦因爸爸的工作關係,啟德機場成為了我兒時經常閒逛的地方。

Kai_Tak_Airport_Arrival_Terminal

猶記得離港大堂的橙色櫃檯,機械式顯示牌,大堂地球地圖及時鐘,還有連接機場酒店天橋的行李運輸帶⋯⋯97前的機場,大概與97前的香港一樣,是個美好卻是面臨大限的地方。

隨著主權移交,機場搬進赤鱲角,便舉家搬進東涌。我們全家更參與了新機場啟用前的試運作日,親身感受當時世界最先進機場的運作。

很遺憾,香港航空業的光輝與我城的前途一樣,只是煙花落幕前的最後燦爛。

本地航空公司過份縮減開支,公司變得再沒有人情味;機場加建了大而無當的客運設施,而服務亦變得越來越不體貼旅客需要。

二號客運大樓得空空如也,淪為東涌居民的商場及屋苑旅行團的景點;原有大樓設備開始殘舊,卻不見有所更新。

HK_Skyplazaview_20070709

By WiNG. Shared under CC-BY 3.0 http://goo.gl/1JQMwN

 

我還記得,數年前在機場的電掣,全都開放給旅客為手提電腦充電。現在,那些插槽已經被牢牢封起。有些旅客不得己要坐在冷風機附近,用那些冷風機下差不多爛掉的插槽為自己的智能手機充電。

大概,這些旅客只是想跟親友在上機前聊幾句話,但是這個機場卻讓他們的小小心願,都變得這麼難。

香港褪色,是因為香港人的權利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。機場黯然失色,也逃不過「一點一滴斷送在某些人手裏」的命運。

正當這個政權天天在高呼高呼港中融合,耗費我們用血汗供養的公帑去大興土木、勞民傷財,卻不讓我們香港人能安身立命、安居樂業時;操控著那個機場的人,正是跟那些政權的人同氣連枝,希望在你和我每次出門暫別這個令人窒息的城市時,還要在我們的口袋中抽起幾百元買路錢,最後連替電話充電的插槽也不想提供給我們的公營部門巨賈。

三跑大白象工程,跟這個政權蹂躪我們香港人一脈相乘,都是坑勞苦功大眾,肥了既得利益那個早已滿瀉的口袋。

20140929-acdn-occupy_hk

拒絕新跑道,就是守護香港。香港人對著這座千億高牆,實在沒有不反抗的理由。而我希望,你會跟我們站在雞蛋的一方,一同守護香港,推翻那座千億高牆。

 

巫堃泰
機場發展網絡共同發起人、現任發言人